光年旅記|Day1 On the road,創作團隊出發到丹麥哥本哈根

文本統籌 詹傑


在路上,與更多的自己相遇。


在歷經半年多的發展與籌備後,《臺北哥本哈根》(註:2015年階段發展作品名)創作團隊正式出發前往丹麥,為即將到來的Clik Festival 階段呈現,暖身準備。臨近午夜的班機,從桃園國際機場出發,一路西行逃離曙光,途經荷蘭阿姆斯特丹機場,再繼續飛往最終目的地。十五小時飛行旅程,我們將前往一個與臺灣有著六小時時差的國度—丹麥。


美國浪蕩世代的作家傑克.凱魯亞克(Jack Kerouac)寫道,”在路上,我們永遠年輕”。彷彿因為年輕,可以對一切陌生事物懷抱巨大好奇,可以無畏懼地質疑,比如提問,丹麥究竟是個怎樣面貌的國家?


  身在臺灣的時刻,我們遍讀介紹資料與文獻,加諸新聞不時自遠方捎來報導,丹麥與「進步、快樂」幾乎形影相連。這個由維京海盜後裔建立起的國度,據2006年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指出,貧富差距為世界第二低,僅次於亞塞拜然,在已開發國家位居全球最低;在2007年英國萊斯特大學教授懷特(Adrian White)發布的「世界快樂地圖」報告(World Map of Happiness)中,更擊敗全球178個國家,名列榜首,此後並蟬聯多個最快樂國家調查;2012年,由經濟學者約翰.赫利韋爾(John  Helliwell)、李察.萊亞德 (Richard Laylard) 和傑弗瑞.薩克斯(Jeffrey D. Sachs)集結當前的「快樂」研究—包括編列蓋洛普世界民意調查、世界與歐洲價值調查、歐洲社會調查,所提出的聯合國全球幸福國家報告,毫無意外地,丹麥再度穩居首位。

若你細細去看這個孕育童話作家安徒生、小美人魚故事的所在,丹麥擁有世界上傲人的高福利、高所得、高稅收。在人均所得34,300美元的水準下,平均月薪折合台幣18萬元,是臺灣的4.7倍,尋常餐廳服務生都可以有十幾萬薪水,讓窮人幾乎不存在。而政府的完善照顧,觸角涵蓋生、老、病、死,另一方面幾近免費的教育制度,公立學校從小學到大學學費全免,十八歲以上的學生視每人情況不同,每月還可領取高達台幣24,000元的生活津貼。若不幸在職場受挫,仍可獲得原薪資八成的失業救濟金,半年內工作再無著落,則可接受由政府全額支付的職業訓練。這張密密實實的社會安全網,讓所有丹麥人免於落入貧困無援境地,也讓丹麥幾乎成為全球人人稱羨的香格里拉,宛如美好的應許之地。


 然而片面印象總是充滿著危險。在二○○九年的TED大會上,來自奈及利亞的小說家阿蒂琪(Chimamanda Adichie),分享她所親身經歷的「單一故事的危險」,提及人們總是把非洲與貧窮、落後、殖民相連,而未能真正去聽見非洲自己的聲音。回望丹麥,乃至北歐進步諸國,在彷彿快樂得無以復加的另外一面,是高自殺率、抗憂鬱與安眠藥物重度使用地區,集結抑鬱與矛盾的另類樣貌。如若你走進書店,造訪旅遊書籍櫃位,你會在整櫃歐洲壯遊分享的書海中,赫然發現關乎北歐的介紹少得可憐,讓你忽忽驚覺自己對於丹麥這個快樂國度其實一無所知,一如專欄作家麥克‧布斯 (Michael Booth)在《下一個全球超級典範─北歐》一書裡提出的盲點。


這趟橫越海洋經緯的旅程,期待我們能用前行腳步自己去閱讀,聽見真正屬於丹麥的快樂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