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旅記|Day4 The Sun Is So Red, Mother

文本統籌 詹傑


五月一日勞動節,當舉城都在為夜裡買醉狂歡蠢蠢欲動時,卻是《臺北.哥本哈根》(註:2015年階段發展作品名)在丹麥的首次正式排練。齊聚在公寓裡,雋展帶領Kasper、導演東彥與我,一起透過太極動作暖身,體驗我似乎沒有感受到的體內氣的旅行,還有益發舒展開來的身體關節。


排練從安徒生的《夜鶯》故事分享開始。Kasper為我們輕聲念了一小段丹麥原文的《夜鶯》,在1848年當安徒生寫下這個發人深省的小故事時,用的是如詩般的丹麥韻文,卻讓每個小朋友都能讀得津津有味。循著故事往下延伸,大家開始探尋如果自己是故事裡那隻夜鶯,哪首歌是我會想唱給所愛的人聽,亦將勾動那些內心深埋記憶。


雋展深深記得小時候,因父母忙碌,來家裡幫忙的老保母,總會在他睡前輕聲哼唱桃太郎的日本兒歌。然而當宛如家中支柱的父親生病倒下,縈繞在雋展夢裡的故事,卻從缺席的母親,換成了仍舊健康無恙的父親,輕敲著門,平安歸來。成長於丹麥偏鄉小鎮,小時家貧、渴望搭飛機旅行的Kasper,直到十八歲首次搭上飛機仍舊感到一股不可置信的感受,宛如讀著安徒生筆下的魔法童話,在心裡吶喊道—「我在飛ㄟ」!


排練中,最教人難忘的一刻,是當Kasper為我們唱起那首他最心愛的丹麥兒歌—《The Sun Is So Red, Mother》。這首兒歌描繪一日將盡,在夕陽沉落、森林披上幽黑外貌,一切事物充盈危機四伏、充滿令人惶惑不安的感受時,小男孩央求母親輕手輕腳到他枕邊來,唱歌伴他入睡。即便到現在,Kasper說當他唱起這首歌,心裡仍舊有種想哭的感受。而當我們聽見Kasper開始輕聲教唱這首意義獨特的兒歌時,那潛藏在字句裡的情感,恍如又回到了當初男孩Kasper在床畔聆聽母親歌唱的情景。


一日已盡,萬物可安心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