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旅記|Day6 聆聽,你所認識的丹麥

文本統籌 詹傑


來到丹麥的首個週日,臺灣團隊依舊馬不停蹄地進行著採訪拍攝。


這天有三組貴賓來到我們小小的公寓,第一手分享他們旅居丹麥的多年心得。拍攝對象有相守超過十五年的同志伴侶,一臺灣籍、一丹麥籍,擁有實質婚姻關係,此外也包括了身在丹麥的擊樂藝術家,以波希米亞風的造型,俐落講著自已的生活體驗,然而在這些來賓當中,我最感興趣的卻是來自台南、正在丹麥工作的佳穎(Ruth Lee)。許是府城的艷陽教人想念,當佳穎說起自己一路跌跌撞撞,自2010年前往芬蘭當交換學生,研習比北歐風雪還要冷門的數位文化學位,隨後又轉往丹麥繼續讀書,這一路的因緣際會,屢屢偏離人生既定計畫,都讓人感到一股莫名親切。


也許人生永遠不會按照你希望的方式前進,但是願意把自己丟到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卻需要莫大勇氣。從遊客造訪轉換為日常生活,佳穎提及自己花了很長時間才慢慢調適過來,當遊覽的熱度和新奇體驗漸次退去,需要面對的是語言隔閡,以及外國人在丹麥難以覓得工作的真實現況。一個人的生活,佳穎敘述自己騎著腳踏車上班下班,回家路上造訪超市、自己煮飯,偶爾看看網路視頻康熙來了,維繫自己與地球遙遠彼端的臺灣,一點點交流的管道,一解當身旁同事開始以純正丹麥語交談,遺忘自己所一湧而上的寂寞感受。

如此全然陌生的境地,也帶給佳穎絕佳的觀察契機。她說道,第一個來自文化上的震撼是丹麥教育如此自由,學生人手一杯咖啡,一周兩堂課的悠緩步調,讓他們可以有更大空間投注在自己真正渴求的興趣上,或是前往職場尋覓打工體驗,增加社會歷練。進入上班環境後,佳穎提及,丹麥的權力階層分野小,任何人都可以提出建言或看法,反倒是主管容易遭受批評。一到下班時刻,工作與私人生活壁壘分明的丹麥人往往一溜煙就不見蹤影,留下來加班的往往都是亞洲面孔。


為了保有自己與家鄉的接觸,佳穎特意去應徵了北歐櫥窗雜誌的撰稿特派員,讓自己的文字能夠帶著獨特觀察視角,繼續呈現給在臺灣的讀者眼中。訪談末了,導演東彥問起佳穎,如果有建議,你會想對臺灣說些什麼呢?佳穎想了想,笑著說臺灣應該更加探索自己,既不自我膨脹也不貶抑自我,才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路。對照紛擾小島上仍舊喧鬧不休的政治新聞,讓人希望,這番話真能遠渡重洋,能夠被真切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