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引起眼淚的不特別的日常—孫于甯|多媒體影像設計

多媒體影像設計 孫于甯


(寫於2016年階段創作呈現後)


2016。10。23,《光年紀事—臺北.哥本哈根》階段性呈現落幕。


想到剛進狠主流時和狠女孩們去算了紫微斗數,老師說這幾年會很獨立,2015年有出國工作運,後來,東彥找我加入這個製作,去了兩趟丹麥,多麼神奇。


星期六演出前集氣的時候,手放在最下面,在這個創作過程裡,第一次,身體接收到的重量超越了腦袋,那個力量很沉(真心重),我偷偷看到湘湘紅了眼眶。


團體創作是這次經歷的大成長之一。


影像的發展從拍攝台灣的街景開始,然後東彥提出了從台灣穿越到丹麥的想像,雋展去跳了淡水河,從小美人魚身旁上岸。那天哥本哈根低於七度,雋展一躍而下,我和東彥在長長的堤岸狂奔拍攝,但為了再補個畫面,讓已游一趟上岸的他再度回到水裡,水的冰冷寫在雋展抽搐扭曲顫抖的身體,在Kasper立起來的乳頭上。導演的要求,兩位演員的接受,對我來說超越了一種界線,像是創作領著身體與意識不顧一切的往未知奔去。


2015年10月在台灣呈現的時候,靜靜的看著台灣與丹麥的街景,轟隆隆的車陣,市場裡,肉販吆喝,大刀堅定斬剁,落在丹麥的安靜的街道,平凡的生活和創作縫著,那是在這個創作裡第一次想落淚的感動,那些不特別的日常。


4DBox的舞台上黑漆漆的,想像力是最大的挑戰。古老的幻術與偶戲,Kinect感測即時運算,2D、3D影像,生命經驗交織在虛與實之間,一坨有機的小小的粒子帶領著,像是在大家的腦袋裡走了一遭。
兩年兩地的創作,是否能說像一場遠距戀愛,在長時間的相處、工作中,藏不住的好與任性,照顧、包容、癖好、磨合、幾聲嘆息都好好收著。


因為憨膽加入了這次的製作,真的幸運,因為不足的總有人幫助,真的感謝。
首演那天,看著畫面,心裡深深感謝所有的龜毛與精雕細琢,因為那是往前的推力,獲得的超越疲累。
快樂是什麼?「說服自己」是這階段新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