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旅記|Day17 有朋自遠方來

May 14, 2015

正式演出前一天,團隊氣氛在輕鬆中漸次加溫。

《臺北.哥本哈根》(註:2015年階段發展作品名)和《我和我的午茶時光》一起進行了劇場裡的灑淨儀式,祈求一切順遂平安。即使在外國夥伴眼光中覺得新奇有趣,但當夥伴們一起拿香祝願時,更多時刻是一種專注力量的凝聚。

 

本日的生力軍,是三位自不同遠方齊聚而來的友人!自南歐一路北上自助旅行、秉持人類學家田野調查各國風情的服裝設計師Johnny (張義宗),加入了後台服裝快換的伍列;從巴黎駐村地點前來參加藝術節,人稱劇場小天王的蔡柏璋,笑得宛如普羅旺斯的和煦陽光,熱情提供英文語句的純正發音;肩負國藝會專案計畫,媒合各國策展人觀賞臺灣作品的黃雯,帶來了法國友人,一同欣賞東彥導演的兩齣作品。陣容益發龐大的夥伴,讓會議室裡充斥著笑聲,好像真的回到了臺灣。

 

曾在英國修習表演學位的蔡柏,提供了雋展在英語台詞發音上非常大的助益。蔡柏分享道,簡單一句英語台詞內含的語感、語音、語境暗示,都和字詞意義同等重要,都是在引導觀眾想像這句台詞背後隱藏的意涵,而表演者自己的詮釋與態度,則更加細部表現在,速度、語調,以及重音強調上。蔡柏老練又略帶搞笑的表演筆記,與雋展一搭一唱,讓寒冷的4D BOX瞬間回溫不少。

 

在看過整排後,蔡柏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相較於台上雋展用紙拼湊出父親形象,營造出魔幻且動人的瞬間,4D BOX的舞台仍舊給人一種疏離淡漠的感覺,似乎是當觀眾一踏入場地,看見投影成像用的高科技設備,心中便會開始預設「等等一定會有非常厲害的東西跑出來」。然而在劇場裡使用先進科技,究竟是想帶給觀眾怎樣的想像?當外在空間本身就是一種可被解讀和想像的文本,創作者關注的焦點應該如何更被烘托出來?蔡柏的提醒,恰巧也呼應著雋展寫下的排練筆記,可以作為日後發展的重要思考。

 

在一番精闢入裡的分析後,蔡柏偶爾也有怪異的想法拋出來,諸如「雋展,你在故事裡演的是鴨子叫,真正的天鵝不是這樣的?」但真正天鵝是怎樣叫的?我歪著頭想,怎樣也沒有嘎嘎嘎之外的聲音選擇……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