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旅記|Day7 改寫《夜鶯》,說個不一樣的床畔故事

霧灰天色裡,火車歇靠埃爾西諾(Elsinore)的古老驛站,團隊夥伴一行人從哥本哈根遷移到藝術節所在地,展開演出前的密前排練,同時體會揮別丹麥首都後,落居小鎮的另類風情。

 午後的排練,創作團隊嘗試將現有發想材料一一列出,讓偌大白板上的線條多方牽連,尋找串聯彼此的呼應路徑。導演東彥和演員雋展、Kasper靈機一動,將精簡版的《夜鶯》揉合私密夢境描述,創造出截然不同的文本。故而,在作家安徒生為孩童所寫的故事裡,猶如攝影底片的柔緩翳影,層層疊加、接續、潤色。當國王在自己無邊的庭園裡尋獲夜鶯,為她甜美的歌聲深深打動,忍不住用華美牢籠將之圈禁時,故事續往另一時空,夜不成眠的幼小男孩在夢境裡起身,尋找不知身在何處的母親,茫然四顧,幽深房間裡拉出迷魅長廊與樓梯,無可脫逃。兩段故事並陳交織,在轉角處細密縫合,宛如正片、負片,成為相互補述的底色,讓追尋敘事者聲音的觀眾,忽忽聽見在尋常《夜鶯》故事下,安靜洶湧的內在情緒,混淆虛幻與現實的接壤邊界,創造出豐富感觸,也大大打開了表演向度。

 

古怪幽默的「Happy/Unhappy」片段,在以出人意表的文句拋接之餘,導演東彥帶領演員一邊走位,一邊發想可以轉化文字成4DBOX的影像譬喻,於是大家開始天馬行空地亂丟點子—丹麥人一年平均消耗的熱狗數,成了漫天降下的熱狗雨;與臺灣相異的兩百三十伏特電壓,幻化成漫空劈下的閃電;醜小鴨變成天鵝的童話故事,跑出了浴盆玩具塑膠小鴨。在你來我往的討論中,雋展向Kasper聊到臺灣遍即可見的7-11,與丹麥版天差地遠,不僅永不打烊,還有”叮咚”作響的顧客來店門鈴,店員會像機器人一樣無意識喊出” 歡迎光臨,咖啡第二杯五折喔!”讓不敢置信的Kasper當場笑岔了氣!

 

在搜羅了一大堆點子後,負責影像創作的藝術家偉軒、于甯便要進入頭痛期,將這些漂浮在虛空的意念,真正落實成可以放入4DBOX運轉的素材,繼續接力這未完的創作旅程。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