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jpg
youtube.png
facebook.jpg
關鍵字搜尋
Please reload

July 9, 2018

「台灣的劇場製作人還得會煮飯嗎?」

跟著《光年紀事:臺北–哥本哈根》到丹麥駐地,來自中國中央戲劇學院的實習生好奇地問。

那是因為見到吳季娟每天老在廚房裡轉著,張羅整團人的吃喝,主食搭三菜一湯,一次得餵飽十多張口。

前一年,台灣的創作團隊頭一次到丹麥長駐,沒幾天就病倒了好幾個。在北歐的「寒夏」嚴重水土不服,眼巴巴地只想嚐一口有台灣味道的熱湯。第二年長了經驗,行政小組很威地扛去大批家鄉食材和調料,米飯、麵線、醬油、沙茶、五印醋……何必做到這樣的程度?在季娟看來,藝術行政的基本要務,就是照顧好大家的食衣住行。當然,每個人的生活需求不盡相同,「但...

June 13, 2018

孫于甯拿起筆,在紙上沙沙地畫起來,很熱心的想幫我搞懂,《光年紀事:臺北–哥本哈根》這個作品究竟牽涉到多少種影像軟體。

她畫了好幾個長方格子,一一填入感覺非常酷炫的軟體名,接著把它們相互連來連去,那看起來就像是某種複雜的電路圖,關係之糾葛,叫人難以輕易參透。

更何況,在紙上不過就是短短的一劃,可在實際操作中——姑且先把創作的層次擱一邊好了——光是要讓這些軟體彼此溝通,都要經歷費工的轉換。處理短短幾秒鐘的畫面,很可能就得耗去一整夜的時光。

畢業於北藝大新媒體藝術研究所、持續發展著個人創作的于甯,過去主要做的是影像和錄像裝置。與3D種種那麼密切...

June 12, 2018

(影像連結為2017年狠主流與林宥嘉合作金曲獎表演節目《INFINITY》)

安徒生說:小美人魚沒有眼淚,所以她特別的痛苦,只有在她無法殺死王子的時候,眼睛裡出現灼熱的淚水,這個淚水是快樂,亦是悲傷的。

認識丹麥的功課之一,是重新把自己拋進安徒生的童話故事裡。創作團隊讀了《夜鶯》,接著是《小美人魚》,然後發現了小時候沒能讀到的東西。如今觸動我們的不再是小美人魚和王子之間那段令人嘆息的愛情,而是人魚們成年之際浮出水面初見岸上人間的那一刻,或者化作了珍珠般的泡沫沉入浪濤以後的後記,還有一個簡單卻發人玄想的問題:人魚為什麼不能哭?

哭比較好,還...

June 10, 2018

2015年,兩位表演者雋展和Kasper在凜冽的清晨跳進冰冷的海裡,為了把東彥導演的想像具體的視覺化:台灣和丹麥之間有一條夢的隧道,從台北的淡水河縱身一躍,再浮出水面時,說不定就能遇見靜佇在哥本哈根港口的小美人魚……。

June 2, 2018

魏雋展不過三十多,卻過著小老頭般的日子。吃喝簡單不挑剔,勤於練拳打太極。同齡人幾乎抵擋不了的科技物事,似乎滲不進他簡白的生活。

他不諱言自己是個科技白癡——到怎樣的程度呢?才終於換了智慧型手機,就莫名地把自己鎖起來,好幾天,任誰的電話都打不進。

想當然,這些年時興的科技與表演跨來跨去種種,也不特別挑動他的興趣,甚至是有些反感。「我必須承認,我本來對很多科技的事物還蠻排斥的,它帶來的速度感和切分感,譬如可以很快的同時開啟許多個頁面,我不太喜歡這樣,在生活裡或劇場裡都是。」

那怎麼還是答應了《光年紀事:臺北–哥本哈根》這個科技到不行的創作邀約...

June 1, 2018

什麼是快樂?這是當「甘苦、窮忙、只能依賴小確幸」的台灣人,遇上了「世界上最快樂國度」丹麥時,最想知道的事情。從這個直覺式的提問出發,邀集創作團隊裡的成員一同來解剖這個主題,卻讓大家陷入了各自的往日回憶:明明說好了聊快樂,講的卻都是童年時期潮濕而晦暗的記憶。在意圖接近快樂的途中,似乎免不了要繞過一個很大的、無可迴避的彎道,得先老實的面對了不快樂的那些,才有機會更貼近快樂一點。

《光年紀事:臺北–哥本哈根》的最初源頭,從台灣、丹麥兩地對照的關係著手。「快樂」成為了最突出的對照詞。根據今年3月聯合國永續發展解決方案網路(Sustainabl...

May 13, 2018

老是被稱作「劇場影像詩人」,可周東彥的心裡,未嘗沒有說故事的慾望。「畢竟,我是戲劇系出身的呀。」

已經有好久好久,他用影像與肢體作詩,沒讓作品裡的表演者開口,「我好想念講故事這件事情,很想念文字的力量。」

懷藏著這樣的心情,他遇見了丹麥文化庭院(Culture Yard)的4D Box。他覺得似乎有機會,用這個特別的盒子說一點什麼。更何況,這盒子所創造的飄浮虛幻、直衝眼際的視覺效果,完全應和了他在創作中一貫著迷不已的大主題,「它很像記憶。」

也很棒的是,「4D Box保有傳統劇場中擬真、創造幻覺的特性,同時又有科技打造出來的、另外一種層次...

May 13, 2018

這是周東彥的又一個慢工活兒。

2013年,打磨了三年的《空的記憶》,在世界劇場設計展(World Stage Design)拿下「互動與新媒體設計」大獎的那個晚上,另一段更加迢迢的創作旅程,在連他自己也尚未察覺到的情況之下,悠緩的展開了。

那是他與Mikael Fock的第一次相遇。慶功宴上,這位來自丹麥埃爾西諾文化庭院(The Culture Yard)的藝術總監熱情的過來道賀,接著,他們談了一些文化庭院獨步全球的4D Box,關於holography(浮空投影)種種。

當時的周東彥還不太確知這些字詞的內涵,雖然一向被稱作新媒體藝術家,...

November 25, 2016

在光年紀事的排練期間,我常常想起曾經看過的一個科學節目。

節目內容主要在探究地球成形的歷史。它描述了從宇宙伊始,大霹靂那刻所生成的氫、氦、還有衰敗爆炸的古老星球、各種噴發的塵埃與氣體、元素等物質如何形成太陽系,而太陽系又如何受到一個鄰近恆星的超新星爆炸影響,受震盪而收縮、碰撞、聚散,星系裡的行星,包括地球,於是一一成形。此後經歷漫長的時間,元素離合、生命誕生、演化,世上才終於有了我們。

概括而論:我們都是宇宙的塵埃、星星的孩子。

說了這麼多,我只是想強調這是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我們可能是經歷了百億光年的旅程,從遙遠的宇宙深處一路來到此...

(寫於2016年階段創作呈現後)

跨國合作的過程總是不易,當你試圖越過國家、語言、文化、思考模式,進而變成一個世界,這一路上消耗的精神能量和時間無以可計。個人與個人是如此,更別說創作團隊與另一個創作團隊了。在《光年紀事》的旅程中,我想就創作方式跟內容做些小小的分享。

在倫敦唸書、工作了幾年,漸漸地在創作中更在乎實驗過程、找尋概念上完整的語言,而非直直導向最後的結果。當然創作方法一百種,其中有一種我特別喜歡的,稱為「speculative process」,意思是你永遠在過程中碰撞、衍伸、實驗,不假設結局式的冒險,是種非常鬼打牆,但也很爽...

Please reload

Tel. (+886-2-)2234-5588  I  vmstudio.tw@gmail.com   © 2017 by Very Mainstream Studio

instagram.jpg
youtube.png
facebook.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