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jpg
youtube.png
facebook.jpg
關鍵字搜尋
Please reload

November 25, 2016

在光年紀事的排練期間,我常常想起曾經看過的一個科學節目。

節目內容主要在探究地球成形的歷史。它描述了從宇宙伊始,大霹靂那刻所生成的氫、氦、還有衰敗爆炸的古老星球、各種噴發的塵埃與氣體、元素等物質如何形成太陽系,而太陽系又如何受到一個鄰近恆星的超新星爆炸影響,受震盪而收縮、碰撞、聚散,星系裡的行星,包括地球,於是一一成形。此後經歷漫長的時間,元素離合、生命誕生、演化,世上才終於有了我們。

概括而論:我們都是宇宙的塵埃、星星的孩子。

說了這麼多,我只是想強調這是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我們可能是經歷了百億光年的旅程,從遙遠的宇宙深處一路來到此...

(寫於2016年階段創作呈現後)

跨國合作的過程總是不易,當你試圖越過國家、語言、文化、思考模式,進而變成一個世界,這一路上消耗的精神能量和時間無以可計。個人與個人是如此,更別說創作團隊與另一個創作團隊了。在《光年紀事》的旅程中,我想就創作方式跟內容做些小小的分享。

在倫敦唸書、工作了幾年,漸漸地在創作中更在乎實驗過程、找尋概念上完整的語言,而非直直導向最後的結果。當然創作方法一百種,其中有一種我特別喜歡的,稱為「speculative process」,意思是你永遠在過程中碰撞、衍伸、實驗,不假設結局式的冒險,是種非常鬼打牆,但也很爽...

(寫於2016年階段創作呈現後)

2016。10。23,《光年紀事—臺北.哥本哈根》階段性呈現落幕。

想到剛進狠主流時和狠女孩們去算了紫微斗數,老師說這幾年會很獨立,2015年有出國工作運,後來,東彥找我加入這個製作,去了兩趟丹麥,多麼神奇。

星期六演出前集氣的時候,手放在最下面,在這個創作過程裡,第一次,身體接收到的重量超越了腦袋,那個力量很沉(真心重),我偷偷看到湘湘紅了眼眶。

團體創作是這次經歷的大成長之一。

影像的發展從拍攝台灣的街景開始,然後東彥提出了從台灣穿越到丹麥的想像,雋展去跳了淡水河,從小美人魚身旁上岸。那天哥本哈根低於七度...

(寫於2016年階段創作呈現後)

For someone like me, who’s primary creative medium is computation, the hologram is an irresistible format to work with. It is the ultimate escape from the screen, into physical space at human scale. It offers a playground where solid and simulated pheno...

May 10, 2015

這幾天東彥在劇場裡嘗試了4D box所創造的人物複製影像,姑且先稱之為影子。其中一種嘗試是:「我跟另一個自己  面對面」。面對面的樂趣在於距離的改變,我們發展出了跟自我對打的遊戲,過程中還可以猜拳、挑釁,或碰觸彼此,我可以往前走,兩個人靠近彼此;也可以往後退,兩個人離開彼此。  

「跟自我的對抗」,好像是另一個經典的原型。  

這就是為什麼李小龍在鏡子前,一邊搜尋敵人、一邊映照出數百數千個自己的畫面會如此經典。因為我們從很早以前就在處理-內在的善跟惡的雙重分裂(而雙重一直都是劇場的基本單位:輕與重、快與慢等等⋯⋯,混合起來便成...

今天晚餐時,東彥跟本次合作的丹麥數位藝術家Carl Emil在聊天。東彥提到他也還在找尋到底該怎麼使用4D box這種工具,如何不是只用科技技術,不然4D box的技術在以前有些影像平面投影也會使用,為什麼非要用這個?

我回答:「我是個學習默劇跟偶戲的人,默劇跟偶戲都是很古老的劇場表演形式,但企圖都是去創造強大的幻覺。默劇在極簡的空間中,用自己的身體為媒介去變形、去引發觀眾想像,因而基礎默劇動作,都是人類心理的原型動作。 偶也是如此,偶是虛構的,但觀眾會投射情感跟感官想像在偶的身上,其實動畫亦如是。因而,我們都希望把某種劇場形式做為一...

Please reload

11648 台北市文山區木柵路三段85巷23弄28號6樓

6F., No.28, Aly. 23, Ln. 85, Sec. 3, Muzha Rd., Wenshan Dist., Taipei City 116, Taiwan

(+886-2-)2234-5588  
Very Mainstream 狠主流 :vmstudio.tw@gmail.com
© 2020 by Very Mainstream Studio
Very Theatre 狠劇場 :vmtheatre.tw@gmail.com